无标题文档
净宗经典净宗论注净宗传承极乐法音感恩念佛莲友专栏庐山龙泉寺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>感恩念佛>>念佛感应>>缅怀陈明芳居士>>
缅怀陈明芳居士
添加时间:   作者:   点击:4452

    这几天风和日丽,虽已立冬,苏城却是温暖如春。金色的树叶随风飘落,阵阵的菊香让念佛人连想起极乐世界莲花的芬芳。阿弥陀佛挑了个好日子,在这美好的日子里,把我们念佛小组的陈明芳老居士接走了。
    我和陈居士是邻居,又是十多年来一起修行的莲友,对她的情况非常熟悉。她七十三岁,上个月的九月十九,还在念佛小组给她过了生日,那天她还被逼着腼腼腆腆的跳了一支舞。是位纯朴可爱的老人。修行很精进,也很有法喜。十几年来,不管寒冬烈日,每天三点多钟就起床了。烧水供佛,上香,诵一遍《阿弥陀经》,然后念半小时佛。这就是早课。早课结束后,就吃早饭,然后再念两万声佛。(我曾问她为何要分两段时间,她说肚子饿,吃点再来)上午的功课就好了。下午又是两万声佛号的定课。每周三次念佛小组的共修,是她的最爱。除了爬不起床,不会缺席。
    往生那天是2010年11月11日。早晨,老夫七点左右起床时,看到和平时一样,佛前香烟缭绕。老妻坐在沙发上,手里拽着那串跟随她已十多年,长长的,摸得亮亮的108颗念佛珠。前面小桌上一杯菊花茶还在冒热气。这情景太熟悉了,老夫随口就喊了她一声,“差不多了吧,帮我搞点吃的。”没有反应,老夫脾气好,见老妻不睬他,就自己弄了点,吃完后又回头喊了她一声,还是没反应。“这时,我觉得有点不妙,走过去推了她一下,没想到她顺势靠倒在沙发上。我吓懵了,探探她的鼻息,已没了气,这才知道,她走了。”
    有阿弥陀佛的加持,老夫按照老妻生前再三关照的话,马上打电话哭着告诉了我:“老太婆念佛时死掉了。”于是我们整个念佛小组开进了陈居士家。38小时内,佛号嘹亮,赞佛的歌声阵阵。期间没有临终开示,因为平时就是临终,这方面我们早已准备好了;没有怨亲债主的概念,因为我们欢迎冤亲债主来,让阿弥陀佛一起带走。陈居士安祥,甜美的躺在那里,接受着莲友们的祝福,也接受着莲友们的委托:在极乐世界里,代我们全体莲友,向阿弥陀佛,观音,势至及清净大海众菩萨,礼佛三拜,告诉他们,我们很快都会来的。
    11月13日周六早晨出殡,六点半,在陈居士家里,我们搞了个简单仪式来欢送她上西方。一卷《阿弥陀经》,三遍《往生咒》,一首“赞佛偈”,一曲“大愿王”。然后念佛,念观世音,大势至,清净大海众菩萨。围着她的色壳子,我们唱了陈居士平时最爱唱的《极乐的莲花朵朵放光芒》,《黄金地》等几首歌曲。虽然我们也舍不得她突然离我们而去,但看她这么潇洒的离开她一直想早点离开的五浊恶世,也为她高兴。
    八点半,殡仪馆的车来了。一路上,陈居士的灵柩在前,我们的客车在后。望着她,彷彿觉得,她在为我们开路,在为我们作榜样。我们唱起了“笃,笃,笃,卖糖粥,吃了名号脱掉一个壳。”她是我们念佛小组第一个脱壳的人。脱得潇洒,脱得自在。
    今天去“烧壳子”的人,都沾了陈居士的光。万德洪名伴着清脆的引擎声,在这伤心之地的上空回荡。我们心里都默默许愿:愿听到佛号的亡灵都蒙佛救度,往生安乐国,也真诚希望有缘见到的人,往生安乐国。
    告别大厅里,响起了大愿王的梵呗声,念佛绕三圈,最后看看老居士,脸色洁白放光,端庄极了,比生时还好看。我们还是凡夫,最后时刻,我们忍不住都流泪了。悲欣交集啊!
    接骨了。许多淡绿色舍利子,有洁白如雪的舍利花,也有粉红色的舍利花,许多骨头上,密密麻麻缀满了绿豆般大的舍利子。我们捡了一大堆,其中挑了几十块有特色的留下来作纪念,其余的装入了骨灰盒。有一块最好的舍利子,半个拇指盖大,淡绿色的,圆润光滑,坚硬如翡翠,把不太信佛的家人都震惊了。儿子含着热泪向妈的舍利顶礼,说我妈成功了,并表示以后要向妈学习,好好念佛,将来去西方与母亲相会。
    陈居士,一个普普通通的念佛老太,能有如此殊胜的景象,完全来自于弥陀的加持。给我们一个证明:佛为大施主,普济诸贫苦;为众开法藏,广施功德宝。佛把自身的戒定慧给了我们陈老居士啊!荣耀归于弥陀佛!
    在殡仪馆的走廊里,我们举着放舍利子的四个透明杯,欢呼,鼓掌,跳起舞来。“开心哩个来,开心哩个来,弥陀爸爸对我讲,你就这样来哦!”陈居士听话,就这样去了。我们也是这样去!
    去,靠的是阿弥陀佛第十八愿,回,靠的是第二十二愿,阿弥陀佛交到我们手里的是来回票啊!想到此,你还能不感恩弥陀吗?念及此,我们粉身碎骨难报佛恩啊!我们热泪盈眶一遍一遍唱着:欢喜欢喜,感恩感恩,顶礼再顶礼,阿弥陀佛!“其佛本愿力,闻名欲往生,皆悉到彼国,自致不退转。”陈老居士的往生,再次证明佛言不虚。
    往生的事,我们没有天眼。我们只能依佛所言:“至心信乐,欲生我国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。”这几点,老居士都符合的。她的口头禅就是“这世界太苦了,阿弥陀佛最好早点来接我。”我曾问过她有没有信心往生,她很淳朴的回答我:“我佛号是喜欢念的,但妄念是有的。以前很担心,现在明白了,阿弥陀佛不嫌弃我,就是救我这样的人。我肯定往生。阿弥陀佛不会骗我的。”说完这话,还像小孩一样噘起嘴,好像怀疑了她的信心,很委屈的样子。
    在舍报十小时后,陈居士,武居士和我都探了一下头顶,很热。没想到阿弥陀佛把脱壳的第一个名额给了陈明芳。好让人羡慕啊!今天我们问,谁想当第二名,全体举手,争相举高,好像弥陀会挑举得高的人似的。我也高高举手,还是两只手。谁不想早点去极乐?这点是不能客气的。
    周二,是陈居士往生后小组首次共修。上午内容不变,还是诵《无量寿经》,下午就围绕陈居士往生一事,交流各自的体会。重点是:陈明芳的往生给我的启迪。
    讨论进行的很热烈。一开始是缅怀陈明芳,大家想起了她种种好。陈居士确实是位难得的好人:在家是贤妻良母,一辈子没和老夫吵过架。在外是热心助人,人缘非常好。在小组里她很安静,很谦卑,话不多,是个无是非之人。她老爱说这个人好,是佛菩萨;那个人好,是佛菩萨。我为此还和她说过,不要老是说谁是佛菩萨,哪有那么多的佛菩萨啊!现在想想,自己惭愧,那就是她的境界。像印光法师讲的,看别人都是菩萨,唯我一人实是凡夫。家里经济不太好,但只要有一点钱,都用在供养三宝和放生上。在小组里,她的任务是给人热饭。每次时间一到十点半,她就走出绕佛队伍,在两只微波炉上给大家热饭,又为每只杯子里加满热水。
    接着大家转到了佛恩上。于是讨论会开成了赞叹佛恩会。许多人都从内心发出了感言:“没有阿弥陀佛为我们永劫的修行,把他的功德给了我们,陈明芳是不可能了生脱死的”。净土法门的易行道是阿弥陀佛以我们无法想象的艰辛换来的。徐居士站了起来,问大家一声,各位莲友们,准备好了吗?于是,歌声响起:
    准备好了吗?弥陀的孩子,往生的时刻,即将来临。
    慈父您放心,我已经皈命,通身已放下,等待您来迎。
    慈父微微笑,金口宣大音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。
    欢喜 欢喜, 感恩 感恩,顶礼再顶礼,阿弥陀佛!(此歌带过红领巾的都会唱)
    陈居士的儿子来了。今天像赶重要场合似的,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,一手捧着鲜花,一手提着一篮水果进了门。可他没有坐。他把鲜花和水果供到佛桌上,然后对佛像三顶礼,接下来就低头站在那里,一边哽咽一边说,“妈妈,我来了,儿子来到了你最爱来的念佛小组,儿子好后悔你活着时没能陪你一起来啊,妈妈,儿子来晚了,儿子不孝啊!”说完激烈的抽泣起来,也引来了一片抽泣声。儿子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转过身来,对着一屋子的人,深深的三鞠躬,用充满真情地语言说:“今天我来,我要感谢大家,在我妈最后几年日子里,你们给她带来了充实和欢乐。我虽然不认识所有的人,但你们的名字我都听熟了。妈妈几乎天天都要提你们,提小组里的事;今天我来,我要感谢大家,在我妈走后,你们那么真心真意的为我妈念佛,送她最后一程,我妈能遇到你们,她有福啊!今天我来,我还要对大家说,我妈能够往生,你们也一定能往生。以后你们小组里有什么事要帮忙,请告诉我一声,这是我妈最爱的大家庭,我也要接我妈的班,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。”讲得好啊,陈居士的老莲友们哭着走上前去,与他抱到了一起。
    接着,儿子郑重地从包里取出了一只很漂亮,很豪华的小礼盒,打开来,洁白的衬布上,是那颗翡翠般的舍利子。大家静静地传看着,赞叹着。我也定定地看着,思绪万变。放在盒子里的,晶莹透亮的舍利子,那位和蔼可亲的陈居士,那个几天前还鲜灵活跳的陈阿姨,咋就一下变成了颗舍利子?从生到死,从有到无,从凡到圣,从陈阿姨到舍利子,我脑子里一片混沌。
    这时不知哪位莲友把那把已坐得发亮的,至少有几十年历史的小木椅拿到了他儿子前,告诉他,这是他妈妈常坐的椅子。儿子用手轻轻地,慢慢地摸着,彷彿在感受妈妈的体温。我轻轻地说:“这椅子你要,就拿去吧”“我要,我要”儿子忙不迭的回答,连谢谢都忘说了,一把揽到了胸前。儿子和大家再三鞠躬后,西装笔挺的,无限珍爱的抱着一把旧小木椅走了。
   讨论会结束,歌声又响起了:
   心连心,心连心,大悲常护我。
   出生死,脱轮回,靠佛本愿力。
   愿往生,愿往生,涅槃在极乐。
   齐欢喜,共踊跃,安心得大利!
   (借用了北京奥运会《你和我》,调子谱的很好听,也借用了愿赋居士《心连心》的歌词摘录)


Copyright @ 2010 净土宗祖庭-庐山龙泉寺网站 赣ICP备2022008825号-2 
南无阿弥陀佛 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:赣(2022)0000044